追蹤
樂生院人間寫實
關於部落格
  • 232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論壇】歷史傷痕 烙印樂生【文/郭至楨】

每一次的走訪樂生療養院,都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淺不一的回憶與感動,但對於這一次的造訪,卻是最為難過與無奈的一次。在小時候偶爾可以隨大人們至此玩耍,大人工作時,我們一群小孩便在外面廝混,或是等待晚上在下方的職工宿舍食堂中等待放映電影,那時候並不懂得什麼叫做漢生病(即痲瘋病),只知道大人們總是特別交代不准進入院區的醫療大樓內,那時約民國六十年代,記得當時院內還有許多的病友,由於當時社會對於漢生病尚未能有效治療,因而產生恐懼與排斥的現象,因此在當時政策的管制之下,所有的漢生病友不僅要忍受病痛之苦,因為引發漢生病的「癩桿菌」會嚴重破壞病人的末梢神經,最終導致顏面毀損或是截肢的命運,同時還因得病而無法面對家人與社會,終身獨自幽住於樂生療養院內,如今已高齡八十七歲的金義楨阿伯,是院內佛教的精神領袖,他回想當年罹患此病住進樂生療養院時,第一個晚上的心情:「感覺就像是被判了死刑一般,人生已經了無生趣了。」,在當年那是一群已經被判死刑,為社會所遺棄的人。 當長大後於求學期間,亦曾有二、三次的機會再回到樂生療養院,但那時整個院區便已顯得較為冷清了,因為後來「滴滴實」、「癩必寧」及「立復黴素」等特效藥的發明,讓原本被視為絕症的漢生病,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與治癒率,那時候的樂生療養院,裡面大約住著三、四百位治癒後病友,看著他們雖然肢體殘缺,但卻仍駕著電動車飛快的穿梭於院區內的各個房舍之間,生活正常且頗為自得其樂,因為對於這些病友們而言,樂生療養院已非單純醫療照顧上的關係而已,實質上已經成為他們人生中的另一個生活世界,他們誰也無法再走出樂生療養院,至此已成為他們生命中最終的歸宿地。 然而對於這一次卻是因為新聞工作的因素,再度來到樂生療養院,但如今卻已是景物否變,因為捷運施工的關係,當初院區下方的職工宿舍已經全部拆除,院區右方的房舍與空地,已經蓋起了新的醫療大樓與病友的住宅大樓,大多數的病友已住進了新的大樓,但仍有部分的人依舊不捨離開舊院區,對於樂生療養院與這一些病友們,並非一個單純的捷運開發與古蹟保存的問題而已,畢竟這一塊土地在過去長達76年的歷史歲月中,承載著許多當年社會所不願意面對,並且曾經刻意遺棄的歷史,那一群被閉鎖在裡面的人,也因而隨著時間的流逝,他們的生命也早已被蛀蝕殆盡,僅剩的殘年餘光,還能有多少的希望得以乞求? 倒底人類的智慧與心靈是不是可以同樣的具有純潔的色彩,當政治、經濟的發展與人性的心靈相衝突時,能否呈現出更高道德與高能量的智慧出來呢? 當其他的國家在面臨同樣的社會問題時,能夠以較嚴肅且具人性的觀點來解決之時,我們該如何來面對並解決樂生療養院的問題,或許對於目前這裡僅剩約二百多名的病友而言,他們並無能力在此時為自己爭取應有的權益,但歷史與人心將會對此結果做下最真實的紀錄,並將此傷痕鑄成永恆的烙印,正如同在他們身上遭受病毒侵蝕的疤痕一般,深刻而永難抹去。 文章轉載自中時電子報百年孤寂與哀愁專刊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